河北麻将
返回列表 發帖

[武俠仙俠瘋狂] 我是仙凡 686 蛇牯鬼圣 百里璽





啃書│啃書網│啃書閣│啃書論壇│瘋狂中文│瘋狂中文網│瘋狂中文網論壇www.bpgun.tw 瘋狂書庫www.fkzww.com
    蘇塵帶著阿奴、桃夭、莊綠旖,從空間隧道的主道跳出,沖向分支岔道,沖向那一片死氣沉沉的幽界。

    …

    幽界。

    天空,昏沉沉,朦朧朧,光線黯淡不可見。

    猶如夕陽落下之后,大地即將陷入完全黑暗前的最后一瞬間。

    昏沉天空之下,是一片無邊無際的億萬里大陸,這里沒有陽光,也沒有月華存在。

    整個億萬里平川大地被陰沉沉的天幕所籠罩,鬼霧彌漫。

    忘川河。

    這條億萬里長的弱水大河,橫亙在大地上,漂浮著難以計數的低階游魂、鬼獸,密密麻麻多如蝗蟲。

    它們都在妄圖跋涉渡河,卻被弱水緊緊的糾纏黏住,幾乎動彈不得。

    哪怕是元嬰鬼修,想要渡過弱水河也并非易事。

    數十上百年,它們也依然難以渡過這條弱水河。

    一條蛇牯鬼圣正在弱水河中進食,一口叼起河中一頭數百丈巨大,瑟瑟發抖的元嬰境鬼獸,吞入口中,三兩下便咀嚼吞入腹內。

    它長達數十里的蛇軀,幾乎完全腐敗惡臭,身上的鱗甲腐朽不堪,甚至連大半截白森森的骸骨都裸露了出來。

    它的蛇骷髏頭,一半是枯骨,幽冥鬼火在燃燒。一半是腐爛的蛇頭,汩汩的弱水從里面流淌出來。

    一團數十丈巨大的鬼火,在它瞳孔內閃爍著洶洶的幽光。

    難以分辨,它究竟是半腐鬼獸,還是骷髏鬼族。

    在它的淫威之下,周圍千里方圓的低階幽魂、鬼獸們都匍匐在河中,瑟瑟發抖,等待著被“挑選”拿來進餐。

    忽然,蛇牯鬼圣察覺到了什么,驀然抬頭望向天空的極高處。

    “轟隆隆~~!“

    天空,出現一個巨大的黑洞。

    一道人族圣尊的身影,從黑洞里沖出,正在快速的飛落幽界大地,發出刺耳的破空之聲。

    蛇牯鬼圣不由“呲”吐蛇信子,似乎有些憤怒。

    該死!

    又有人族圣尊闖入幽界,難道他不知道這幽界是鬼族的地盤嗎?

    這一次,又是從哪里來的人族圣尊?十洲仙境,還是從其它小界過來的?

    看這位人族圣尊的修為,也就化神初期而已,就這么一點微弱的實力,也敢擅闖幽界的鬼族地盤?

    蛇牯鬼圣不由嘶吼一聲,“人族小兒,何方來的修士,為何擅闖我鬼族地盤?!”

    蘇塵正帶著阿奴等人飛向幽界大地,準備尋找一處地方落腳。

    忽然,看到一條億萬里的大河之中,有一條數十里長的蛇牯鬼圣,朝他瘋狂嘶吼,似乎對他出現在幽界非常不滿。

    這蛇牯鬼圣的鬼軀非常龐大,但修為也就化神初期,但也不算很強。

    蘇塵聞言,不由微皺眉頭。

    他不太清楚這幽界的規矩。

    難道外來的圣尊,都不允許進入幽界嗎?

    按理說,他從中土飛升,應該有權進入其它界位。

    化神圣尊應該也有這份實力和權力,穿梭于不同的界位。

    否則,他飛升之后豈不是沒有落腳之地?!

    蘇塵也不懼這蛇牯鬼圣,不由道:“這位蛇牯鬼圣兄,在下有幾位親人舊友去世,淪落幽界。在下來此地并非冒犯尊駕,只是想找到他們,送他們一程,前往輪回轉生池轉世投胎。”

    蛇牯鬼圣聽了,卻好像聽到了一個天大的笑話一樣,大笑道:

    “你想送陰魂去輪回池,轉世投胎?我鬼族幽界的地盤,豈是你們想來就來,想送去輪回就送的地方嗎?!

    人族小兒,立刻給本圣尊滾出去,離開我幽界。否則,便讓你嘗嘗我幽界弱水河的厲害!”

    這幽界雖大,卻也劃分諸多的地盤,早就被不同的鬼圣所占據。

    這一段上億里的弱水河,是屬于它蛇牯鬼圣的地盤。任何鬼圣都不允許進入,否則便是向它蛇牯鬼圣挑釁,更不要說是外來的人族圣尊了。

    而且,幽界內沒有任何靈氣,只有鬼霧和鬼氣存在,最適合鬼族生存和戰斗。

    蛇牯鬼圣自然是絲毫不將一位化神初期的人族圣尊放在眼里。

    蘇塵心頭也惱了。

    這蛇牯鬼圣真是不講道理,他只是來幽界走一趟,從億萬幽魂之中找到幾位自己的親人故友而已,送往輪回池轉世投胎。

    就算這里是你們鬼族的地盤,但他既不是來這幽界搶占地盤,也沒有傷及它手下的鬼修,又不妨礙它蛇牯鬼圣什么事情!

    難道就不能行一個方便?

    憑什么不讓他進來幽界?

    他堂堂化神圣尊都不允許進入幽界,那誰還能進入幽界?他爹娘、二弟、阿丑的陰魂怎么辦,就此不管了嗎?

    莊綠旖化神之后,還要在這里轉世投胎呢!

    再說了,他都已經進來了,想要退出去也已經遲了。

    “有本事,你趕我出去啊!”

    蘇塵心頭冷笑,寒著臉,不予理會,以極快的速度飛向幽冥大地。

    “人族小兒,你敢蔑視本尊的警告?!”

    蛇牯鬼圣顯然極為氣惱,覺得這人族圣尊在蔑視它。

    蛇牯鬼圣猛然一張口,噴出一道沖天的陰森鬼霧,猶如數十里的鬼霧之龍,張牙舞爪飛天而起。

    鬼霧里面還陰險的包裹著一團殺傷力極強的五階鬼火,朝天空中的蘇塵襲擊而去。

    這大片的化神級鬼霧,腐蝕性極強,幾乎人頃刻之間便將元嬰老祖化為一副枯骨。

    那團五階鬼火一旦沾身,更是恐怖,滅不掉熄不了,一直燒成灰燼為止。

    蘇塵卻是看也不看,隨手一揮,一口化神火葫蘆脫手飛出,化為千丈巨大的火葫蘆,朝下方的鬼霧沖去。

    “呼~~!“

    火葫蘆噴出大團的地心炎,頓時將鬼霧,連同鬼火也焚燒了一個干凈。

    地心炎,乃是至剛至陽的地火,陰間之物一碰即湮滅。

    “該死,居然破了本圣的鬼霧圣火!”

    蛇牯鬼圣見鬼霧這一招不起作用,猛然從忘川河一躍而起,飛舞著數十里長的蛇軀,張開鬼氣森森的蛇口,一嘴朝蘇塵咬去。

    它的近戰之力,猶在鬼系法術之上。

    一旦被它糾纏住,用力一絞,哪怕是一座巨山也會被碾壓成齏粉。

    “找死!”

    蘇塵冷哼一聲,抽出了一柄五階大神通秘金之劍。

    “颼!“

    他整個人連同秘金之劍,化為一抹暗金之光,宛若流星破空,越過數十萬丈高空,筆直而下,瞬息沒入了蛇牯鬼圣的陰森巨口。

    “咔嚓,嘩啦啦~!“

    暗金之光在閃爍,斬斷了一截又一截的蛇骨。

    摧枯拉朽一般,將蛇牯鬼圣數十里長的腐爛蛇軀骨架,整個洞穿。

    蛇牯鬼圣的腐爛蛇軀,可是在弱水河中浸泡了長達數百上千年的“淬煉”,早就煉成為一副鬼圣之器,堅不可摧。

    它憑借自己的這副數十里長腐爛蛇軀,稱雄億萬里忘川河多年。

    這是它最引以為傲的戰斗利器。

    它哪里想到,這人族圣尊手中飛劍如此的霸道,居然一口氣直接把自己數十里長的蛇軀都給打穿了。

    它數十里鬼圣蛇骨身軀,連稍微抵擋反抗一下都做不到。

    蛇牯鬼圣吃痛,爆發出一聲驚天殺豬一般的慘叫。

    重重地摔落在弱水河中,濺起數千丈的巨浪,將周圍大片無辜的冤魂、鬼獸,都卷入河底,拼命掙扎。

    方圓數千里之內,哪些數以百萬計的低階的幽魂、鬼獸們昂首看著天空,兩位圣尊之間爆發的戰斗,都驚呆了。

    它們在蛇牯鬼圣的淫威之下瑟瑟發抖多少年了,不敢有絲毫的反抗,蛇牯鬼圣居然被打的慘不忍睹。

    蛇牯鬼圣數十里長的腐爛蛇軀,遭到重創,骨架被洞穿,幾乎癱軟的漂浮在弱水河中。

    它吃了大虧,拼命掙扎著,沉潛入弱水河中,借助弱水河躲避蘇塵的追殺。

    它露出半顆頭顱,憤怒的嘶吼著,尖銳叫道:“你究竟是何方圣尊,居然如此厲害!本圣從未見過…你究竟想干什么?!”

    “本尊蘇塵!”

    蘇塵手持秘金之劍,衣袂飄飄,輕輕地落在弱水河的一頭元嬰鱷腐獸的頭頂。

    那頭鱷魚腐獸呆在原地,不敢動彈。

    它瞪大了眼睛,也不知,自己此刻是該感到榮幸,一位人族圣尊居然踏足自己的頭頂,以它為騎。

    還是該感到懼怕,憤怒,鉆入弱水河中逃走。

    它呆呆的想著……。

    “我之前已經說了,本尊剛剛飛升成圣,經過你們幽界的地盤,念及幾位親人好友在幽界孤苦無依,打算送他們一程。閣下有話好好說,何必動武!”

    蘇塵說道。

    他曾經在黑水淵見過弱水,倒也有些熟悉,知道這弱水的威力,能夠讓元嬰老祖沉溺其中無法自拔。

    但對于化神圣尊來說,五階弱水并沒有太大的束縛作用。

    蘇塵神情淡然,望著蛇牯鬼圣。

    “新飛升的人族圣尊?!新來的就敢不講規矩?!”

    蛇牯鬼圣無比的氣惱,差點氣炸了,厲聲吼叫道:“本尊告訴你,這輪回池,乃是我幽界誕生的最頂級的一件大圣器,由我鬼界最強的鬼圣守護著!豈是你想讓誰用就用?”

    它發出尖銳的吼叫聲,似乎是在召喚援兵。

    它獨自一名鬼圣,斗不過蘇塵這位化神初期的人族圣尊,需要其它鬼圣相助。

    蘇塵皺起眉頭,問道:“那本尊請教一下,誰掌管著這輪回池?有什么規矩?!”

    蛇牯鬼圣神情傲然,叫囂道:“我幽界當然有我幽界的規矩,輪到誰轉世,誰才可以轉世。

    如果想要破例,也只能我幽界鬼族圣尊說了算!我們鬼圣說讓誰轉世,便可以讓誰轉世!

    你區區人族圣尊,去你們自己的地盤待著,也敢來插手我幽界鬼族的事情?!”

    蘇塵正想問問,這幽界哪位鬼圣能夠做主。

    也好打個商量,問問這輪回池怎么才能用。

    如果是收費才能轉世投胎的話,他也不介意掏一大筆靈石。

    就憑蛇牯鬼圣的實力,恐怕在幽界也是墊底的份,做不了主。

    突然,蘇塵看向忘川河的上游。

    忽然,弱水河中多了一盞盞水冥燈,散發著昏暗的妖異紅光。

    它們似乎毫不吃力的隨意漂浮在弱水河上,隨波逐流。

    它們似乎能夠吸附魂力,將周圍弱小的陰魂都吸入燈內。

    這些水冥燈飄浮,所過之處,稍微有些實力的鬼族們紛紛驚恐的退避開來,不敢絲毫靠近。

    那些在弱水河中掙扎不動的低階鬼族,被水冥燈撞上,頓時魂力被吸空,鬼火熄滅,很快沉入河底化為淤泥。

    蛇牯鬼圣看到這些水冥燈出現,頓時露出驚喜之色,大叫:“人族小子,我干姐鬼童圣母來了,她可是忘川河第一圣尊!遇上她,你倒大霉,死定了!”

dddddd

TOP

我是仙凡 686 蛇牯鬼圣 百里璽

TOP

返回列表
河北麻将 白小姐wwW48768C0m 老时时20110601001 湖北快三近500期 江西时时走势 上期六台彩开奖特马是多少 重庆时时彩官方手机版下载 上海时时和值 平码走势图 棒球帽批发 武汉快三预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