河北麻将
返回列表 發帖

[歷史軍事瘋狂] 諜影風云 第九名零三章 固執己見 尋青藤





啃書│啃書網│啃書閣│啃書論壇│瘋狂中文│瘋狂中文網│瘋狂中文網論壇www.bpgun.tw 瘋狂書庫www.fkzww.com

第九名零三章 固執己見


  看著林震懊悔的表情,寧志恒決定再給他來一記重擊。

  “不僅如此,石立群還交代說,之前黃山官邸轟炸案,就是他提供的南岸區氣象情報,日本人才對委座的官邸進行了準確的轟炸。

  這個案子您也知道,有人在之前向日本人泄露黃山官邸的具體地點,和召開軍事會議的具體時間,這個人就是鄧成義將軍的副官薛建木。

  現在如果再讓人知道給日本人轟炸黃山官邸,提供氣象情報的間諜,是您家中的家庭教師。

  要知道,鄧將軍和您可都是保定系的重要人物,現在這個問題就不好解釋了。”

  寧志恒的話一出口,頓時讓林震又是身子一震,他突然意識到了不對,他還是遠遠低估石立群事件的危害性。

  黃山官邸被炸,委座險些遇刺,這是一件通天的大案,在國黨高層引起了軒然大波,帶來的影響極其惡劣,現在如果追查出來,給日本人提供情報的兩個日本間諜,都是保定系將領身邊的人,那委座會怎么想?

  要知道保定系的軍中地位,一直為委座所忌憚,要不然也不會屢次打壓,嚴加控制,并積極發展黃埔系的力量,以圖抗衡保定系在軍中的影響力,只是現在黃埔系根基還淺,還不足以抗衡保定系眾多的大佬。

  在這個大背景下,保定系的眾多高層也是心里清楚,心懷不滿的大有人在,只是不敢公然違抗罷了。

  對此情況,委座也是心知肚明,他對這種事情向來都是防微杜漸,絕不會就此輕輕放過的。

  這件事情如果捅開了,到那個時候,只怕就會掀起一場風波,對保定系的派系利益會造成極為重大的損害,從這個意義上說,這可遠比之前的放跑日本一個師團,事態要嚴重的多。

  放跑了一個日軍師團,責任雖然重大,可是憑借自己的地位和保定系的庇護,最多不過受個處分,被委座訓斥一頓。

  可是挑起委座的猜忌之心,再一次引起雙方之間的爭斗,保定系必然會再一次遭受沉重的打擊,后果簡直不堪設想。

  一旦如此,自己豈不成了歷史罪人,就算是自己的派系在國黨中根深蒂固,只怕以后的日子也不好過了。

  林震心思電轉,心中暗自叫苦,萬萬沒有想到,一個小小的石立群竟然能把自己逼到了現在這樣尷尬的境地。

  此時他再次抬頭看了看眼前的年輕人,心中再也沒有了剛才高高在上的俯視之感,他知道,今天的事情必須要讓這個晚輩出手,為自己遮掩了。

  林震心念至此,就再也無法繃著一張冷臉了,他哈哈一笑,揮手笑道:“志恒,你考慮的很周到,是我疏忽了,石立群的問題確實很嚴重,甚至對我們保定系的利益也造成了嚴重的威脅,此事事關重大,現在就是需要你這個年輕人出手的時候了,要知道,我們當初和委座據理力爭,花費了巨大代價,才在軍統局里安置了你們這份力量,就是為了防備今天的這種局面,我們保定系一直以來都是軍中的柱石,樹大招風,難免會被有心人針對,如果石立群這些事情被人利用,那可就是一場軒然大波,所以必須要在事態沒有擴大之前,及時扼制住。”

  這個時候,林震對寧志恒的稱呼也馬上發生了變化,不再有拒人于外的感覺,而是親熱的以“志恒”相稱了。

  話中之意也是再明顯不過,這是以派系前輩的身份要求寧志恒為保定系的利益做出貢獻,著重點出寧志恒等人在軍統局的作用,就是為保定系保駕護航的,容不得寧志恒有拒絕的余地!

  看到林震的態度發生了如此大的轉變,寧志恒不禁心頭一喜,這件事本來就是他牽強扯來的無頭公案,其實黃山官邸被炸案到底和石立群有沒有關系,誰也說不清楚,區別就在寧志恒這個辦案人身上,他說有,那就是有,只需要一份口供而已,況且石立群的氣象報告也許真的和黃山官邸被炸案有關系呢!

  寧志恒只不過是扯虎皮拉大旗,把石立群往黃山官邸被炸案身上扯,此事可大可小,完全在寧志恒的一念之間,就看他怎么操作了。

  由此也可以看出,身處情報部門的重要性,別看軍統局特工們的官職軍銜不高,可是利用生殺特權,只需要暗做手腳,推波助瀾,就可以把那些高高在上的權貴們輕松拉下馬來,置其死地,讓其永不翻身,這也是軍方大佬們盡管都是位高權重,可對對軍統局的特務們,也都心生畏懼和厭惡的原因之一。

  寧志恒的態度依然是恭順有禮,他馬上站起身來,挺身立正,向林震保證道:“請佑公放心,我早就有所準備,要不然也不會深夜親自抓捕此人,而且我已經下令,凡是此次抓捕的日本間諜,都單獨關押,不許與旁人接觸,并下達封口令,封鎖一切消息,我會很快將這些人明正典刑,不會讓外人知道任何內情。”

  “好!”

  林震一聽,高興地一下子站起身來,他邁步來到寧志恒的面前,用力拍了拍寧志恒的肩膀,臉上顯露出滿滿的笑意。

  “志恒,做的好,做事仔細,處事果斷,把工作都想到了前頭,不愧為我們保定系新一代的翹楚,怪不得當初幾位長官對你都是贊不絕口,我們保定系就需要有你這樣的人才為我們清除障礙,震懾宵小。”

  林震雖然說是古板守舊的老牌派軍人,可也是久經風浪,深諳利益之道的老政客,不然也不會有今天的成就,對什么人說什么話,沒有半點的牽強和生硬,一下子就把自己和寧志恒之間的關系拉的親近自然。

  “這只老狐貍!”

  寧志恒心中暗自一曬,臉上卻是一副受寵若驚的樣子,連聲說不敢。

  “佑公過獎了,我的老師就常說,我們這些弟子投身軍情,就是為了我們保定系有備無患,防患于未然,這種事情不正是我們應該做的嗎?其實這一次主要也是趕得太不是時候,要不是剛剛查出薛建木這個內奸,搞的動靜有些大,石立群這點小事也算不上什么!”

  林震也是點頭稱是,這一次黃山官邸被炸案牽扯到的都是保定系,難保委座不會多想,之前就聽說薛建木畏罪自殺,他就知道是黃賢正提前通了消息滅了口,現在沒有想到,這次輪到自己了,說起來,當初花了許多功夫,把黃賢正等人安插到軍情處,這個決定實在是再正確不過了。



原來的人流量每天成百上千近萬,今不如昔也,不知道為什么?

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

TOP

TOP

返回列表
河北麻将 辽宁11选5复试计算器 pk10哪种最稳 极速时时上必发票 模卡电视用的什么屏 福彩快三app下载安装 内蒙古快3走势图下载 吉林时时走势图百度百度贴吧 19年手机开奖记录 福彩3d明天晚上 体育七星彩开奖结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