河北麻将
返回列表 發帖

[都市言情瘋狂] 大醫凌然 第836章 湊齊 志鳥村





啃書│啃書網│啃書閣│啃書論壇│瘋狂中文│瘋狂中文網│瘋狂中文網論壇www.bpgun.tw 瘋狂書庫www.fkzww.com
大醫凌然  第836章 湊齊  志鳥村

《大醫凌然》 圖文版連載網址(書閣書庫)----點擊閱讀

《大醫凌然》 全文字版連載網址(瘋狂中文書庫)----點擊閱讀

836.png

    “分離鉗。”

  “電凝刀。”

  “檢查一下出血……”

  馬硯麟靜下心來,手術進行的就非常順利了。

  凌然看了半場,也都放松下來,喊了規培醫瞿霄濂過來扶鏡子,自己就在旁邊看著。

  單孔腹腔鏡的難度稍微大一點,理論上,若是做出了問題,就需要轉開腹來處理。但不管哪種模式,馬硯麟其實都能做了。凌然今次過來,也是有一定考察的意味的。

  “凌醫生,沒有出血。我留置引流管了?”馬硯麟做了最后的檢查,見凌然沒說話,又做了一遍,才低聲詢問。

  “恩,繼續吧。”凌然說著放下手,又道:“電凝刀離斷的時候,劃的深了,下次記得調頻率。”

  說完,凌然就轉身離開了手術臺。

  馬硯麟愣了一下,腦海中迅速回憶起此前的操作。

  如果凌然不說的話,他晚上回去還要稍稍驕傲一點點的。

  現在,卻是滿腦子的手術細節。

  任麒羨慕的頭腦發暈。

  有手術做,他是不羨慕的。下級醫院的病人少,醫生更少,對病源的爭奪也不激烈,能做手術的,總能做得到手術。但是,有人指導就太難得了,越是有難度的手術越是如此。

  像是凌然現在去下面的區縣做飛刀,當地肝膽專業的醫生就得提前好些天提前準備,其目的,除了維持關系以外,至少有一半是為了學點技術。

  但在云醫這樣的醫院里面,如馬硯麟這樣的小型住院醫,竟然都可以得到凌然級的指導,任麒內心實在是五味陳雜。

  看著馬硯麟悶頭收尾,任麒不禁有些意興闌珊。

  皮下縫合這種操作,都已經是資深主治的任麒,自然是不需要再看的了。

  他悄悄向后退了兩步,也就跟著一名離開的住院醫,出了手術室。

  “呼……”任麒重重的嘆了口氣,再抬起頭,快步向前走去。

  剛才算是他的休息時間,接下來幾個小時,還有手術要做的。

  “小心,走慢一點。”凌然走得不急不緩,老遠看到低著頭狂走的任麒,就先提醒一句。

  對于類似的場景,凌然是有經驗的。許多人,尤其是女孩子,經常會低著頭快走,隔著老遠提醒,都有撞到懷里的。

  尤其是在學校里的時候,凌然經常在樓梯的拐角,走廊或教室的進門處,遇到這種馬大哈。

  最麻煩的是,被她們撞到的話,對方往往還會睜著眼睛,要求補償,或者提出補償……

  凌然只是單純的不想被撞到而已。

  任麒猛的停了下來。

  他聽得出凌然的聲音。因為太好聽,又太有識別度了。

  任麒覺得,凌然即便進軍唱片界,也會混的風生水起的。

  “不好意思,凌醫生。”任麒有些赧然的抬頭,賠笑兩聲,道:“我剛看了臺手術,準備去手術室做術前準備了。”

  凌然頷首,見是霍主任送來的進修醫生,想了一下,問:“你決定好進修方向了嗎?”

  并不是每個治療組的負責人,都會負責任的管理進修醫生。大部分情況下,進修醫生和規培醫生或者實習生一樣,都處于放羊被剝削的狀態。

  尤其是資源緊張的科室,更是如此。

  然而,凌治療組的狀態顯然不是這樣的。

  其治療組內,主力術式的數量并不多,但涉及的范圍卻很廣,且深度都是云醫排名前列的,在這種情況下,組內醫生不管選擇哪一個方向,都能有大量的病源和資源。凌然也愿意給進修醫生一個選擇的機會。

  任麒也迅速醒悟過來,并瞬間變的緊張起來。

  獲得一次進修機會是非常不容易的,尤其是拜到凌然旗下。而此時此刻,他的選擇,很可能就是決定此次進修成敗的關鍵了。

  任麒的大腦飛速運轉著,并萬分不舍的放棄了肝膽的術式。

  若是能夠學會肝切除術,那就不用考慮秋縣有沒有病源了,任麒可以肯定,自己能在昌西省內,隨隨便便就找到新的醫院調入。

  但是,兩個月的進修期,可是學不會肝切除術的。

  任麒理智放手,再抬起頭,道:“凌醫生,我想好了,我想學單孔腹腔鏡。”

  凌然皺皺眉,道:“術式呢?”

  “闌尾炎切除。”任麒回答的飛快。

  闌尾炎是普外的基礎活,從開腹到腹腔鏡再到單孔腹腔鏡,每次的入門技能,也都是闌尾炎切除。

  而這也是縣級醫院里進行最多的術式了。如果能用兩個月的時間學會,任麒覺得就不虛此行了。

  凌然不懂任麒的處境,不由問:“為什么選闌尾炎,你應該會做吧。”

  “但我沒做過單孔腹腔鏡的。”任麒說了一句,又道:“我就想學會單孔腹腔鏡的使用。”

  “單孔的效果,目前來看,還是遜色于傳統腹腔鏡的。”

  “但病人都愿意做單孔的。”任麒解釋道:“手術切口隱藏在肚臍里就沒有疤痕了,這對現在的年輕人的誘惑力太大了。我感覺著……好像也要與時俱進一點……”

  任麒說的聲音有些發虛,瞅瞅凌然的神色,又連忙補充道:“我不是說不追求更高級的醫術,是進修的時間太短了,我考慮著,兩個月的時間學習單孔腹腔鏡,應該是差不多足夠的吧……凌醫生?”

  凌然表情不變,到任麒說完了一會,才點點頭,道:“可以,那就暫定單孔腹腔鏡。”

  “好的。”

  “去忙吧。”凌然擺擺手,遣走了任麒,自己卻是思考起來。

  在普外手術里,提到闌尾切除術,很容易就會聯想到膽囊切除術。凌然的闌尾切除術是完美級的,膽囊切除術則是專精級的。

  蓋因膽囊切除術,是凌然一路自己練習上來的,還因此獲得了兩只中級寶箱。

  但是,自從膽囊切除術到達了專精級以后,凌然再做膽囊切除術,也沒有到達大師級的傾向……

  凌然一度閱讀了大量的資料,不斷的挖掘膽囊切除術的深度,如今想來,廣度其實也是很有必要的。

  就像是凌然做闌尾切除術,既可以開腹,也可以做單孔多孔腹腔鏡一樣,凌然有做過開腹的膽囊切除術,卻極少做單孔的膽囊切除。

  “再找點膽囊炎,想要單孔腹腔鏡的病人。”凌然拿出手機,打給了左慈典。

  他隔段時間就會要膽囊炎的病人。左慈典也不奇怪,第一時間應了下來,就思忖著,在急診中心守株待兔幾個急診的膽囊炎,再給云華市內熟悉的醫院打幾個電話,然后再去肝膽外科劫幾個慢性膽囊炎的病人,想必很容易就能湊齊了。

  

TOP

TOP

返回列表
河北麻将 竞猜篮彩让分胜负 福彩河南22选5 北京pk10七码全年可用 淘宝卖汽配赚钱吗 河北时时彩开奖网站 快乐扑克三开奖l全部查询 湖北30选5中奖详情 山东11选5走势图前三走势图 刮刮乐福彩中奖高还是体彩高 带马牌的十三水怎么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