河北麻将
返回列表 發帖

[歷史軍事瘋狂] 如意小郎君 第九百八十章 君臣隔閡 榮小榮





啃書│啃書網│啃書閣│啃書論壇│瘋狂中文│瘋狂中文網│瘋狂中文網論壇www.bpgun.tw 瘋狂書庫www.fkzww.com
    為了報仇,不惜以自身為誘餌,不惜放棄唾手可得的皇位,也要給陳皇接二連三的沉重打擊,這真是不是正常人能做出來的事情。

    懷王笑了笑,問道:“唐大人做的,就是人做的事情了?”

    唐寧問道:“你是什么意思?”

    懷王看著他的眼睛,問道:“我是該叫你唐大人,還是……國主陛下?”

    唐寧沉默了片刻,目光望向他,問道:“福王也是你的人?”

    京中知道唐寧身份的人不多,安陽郡主和趙蔓不可能將這件事情告訴懷王,唯有可能聽見安陽郡主和顰兒聊天內容的福王,才有可能知道這個隱秘。

    然而,他沒有將這件事情告訴陳皇,而是直接告訴了懷王,這代表了什么,已經無需去猜測了。

    懷王沒有承認,也沒有否認,目光望向遠方,說道:“我該做的都已經做了,接下來,就交給你們了。”

    “交給我們?”唐寧冷哼一聲,問道:“你以為我們會中你的計?”

    懷王臉上笑容依舊,問道:“這由得了你們嗎?”

    唐寧當然知道由不了,因為這件事情的關鍵在于陳皇,方家為趙圓聚集了這么大的勢力,這種行為,在陳皇眼中,已經算是背叛。

    唐寧相信,經歷了三個兒子接二連三的造反之后,陳皇現在最痛恨的就是背叛,他可能會因為這件事情,改變立趙圓為太子的決定,而方家和趙圓背后的勢力為他的太子之路鋪墊了那么多,當然不會讓陳皇改變決定……

    于是陳皇便站在了朝中大部分重臣的對立面,兩方為了自己的利益,都不會后退一步……這正是懷王希望的。

    陳皇不僅被他的四個兒子背叛了,還被他的臣子,他的朝廷背叛了。

    被牽扯進這件事情中的,也有無辜的人。

    本來打算默默撿便宜的潤王一系,就這樣被他推到了臺前,不得不面對陳國權勢最盛的那個人……

    唐寧就是無辜的人之一。

    “你真不是個東西。”唐寧看著懷王,搖頭說了一句,隨后臉上便露出笑容,語氣一轉,又道:“但是條漢子。”

    唐寧以為自己夠狠了,但其實懷王才狠。

    最狠的報仇不是殺死對方,而是讓他比死還難受的活著,他要用這種方式,讓陳皇的下半輩子都在痛苦中度過,以報他生母和養母之仇。

    他一定是從很久以前就在籌備這個計劃,他的不爭,他的低調,都是他刻意裝出來的,同樣是皇子,康王和端王,根本不能與他相提并論。

    唐寧從內心里欽佩懷王,若是兩人的身份互換,唐寧未必有他做的這么好。

    他想起一事,問道:“那幾張字條,也是你寫給我的吧,康王造反你知道,端王和唐家背后站的人也是你吧?”

    懷王沒有開口,這已經是承認了。

    唐寧對他豎起大拇指,說道:“你夠狠。”

    懷王看著他,微微一笑,說道:“小心點,父皇狠起來,可比我狠多了。”

    唐寧雙手環抱,打量了懷王幾眼,問道:“你不會還有什么后手吧?”

    懷王問道:“我一個將死之人,能有什么后手?”

    唐寧搖了搖頭,伸手扔給他一包東西,說道:“你死了太可惜了,先保住狗命再說吧。”

    懷王伸手接過唐寧丟過來的東西,問道:“這是何物?”

    唐寧道:“你的解藥。”

    懷王將那解藥放在一邊,問道:“我能問你一個問題嗎?”

    不等唐寧答應,他便看向唐寧,問道:“黔地是不是已經落入你的手中了?”

    唐寧沒有回答,但懷王已經從他的臉上得到了答案。

    他看向唐寧,繼續問道:“楚國長寧公主已經嫁給你了,肅慎可汗和你又是什么關系?”

    唐寧看了他一眼,說道:“這是第二個問題了。”

    “第一個問題你沒有回答。”懷王笑了笑,又問道:“最后一個問題,你認識西蕃公主嗎?”

    ……

    養神殿。

    陳皇坐在椅子上,低著頭,面色頹然。

    唐寧從殿外走進來,,躬身道:“陛下。”

    陳皇抬起頭,問道:“問出來了什么沒有?”

    唐寧搖了搖頭,說道:“他什么也沒有說。”

    陳皇有些自嘲的笑笑,說道:“這么多年來,朕竟然一直都沒有發現,原來朕身邊隱藏最深的,竟會是他……”

    唐寧低著頭,沒有再接口。

    陳皇緩緩的站起身,說道:“朕最討厭的,就是背叛,康王背叛,端王背叛,如今連懷王都背叛了朕,朕身邊還有什么人能信任的?”

    唐寧道:“滿殿朝臣,黎民百姓都忠于陛下。”

    陳皇嘲諷的一笑,說道:“他們忠的到底是誰,可不一定……”

    片刻之后,他臉上的自嘲之色消失,重新看向唐寧,問道:“剛才在殿上,朕說了要立潤王為太子,你也沒有什么異議嗎?”

    唐寧面色平靜,說道:“臣以為,立太子一事,只有陛下能夠決定,陛下決定的事情,臣沒有異議。”

    陳皇道:“朕想聽聽你的真實想法。”

    事已至此,唐寧掩飾也無用,他想了想,說道:“如今京中只剩潤王一位皇子,臣也覺得,陛下的決定是最合適的。”

    陳皇笑了笑,說道:“雖然京中只剩潤王一人,但朕,可不是只剩下潤王一個兒子……”

    唐寧抬起頭,怎么看都覺得陳皇臉上的笑容,都透著一些森然的味道。

    陳皇年輕之時,比起潤王的好色有過之而無不及,他的確遠不止四個兒子,但其他的皇子都沒有什么身份背景,也不被他所看重,早早的就被遣出了京師,朝臣和百姓差不多已經忘記了他們的存在。

    陳皇此刻當著唐寧的面提起這件事情,用意自然就很明顯了。

    他是在威脅,或是敲打。

    他想告訴唐寧,他不止是有潤王一個皇子,潤王也遠遠的沒有走到最后,到底立誰為太子,還是他說了算!

    唐寧站在原地,默然無語,陳皇看了他一眼,說道:“沒什么事情了,你先下去吧。”

    唐寧拱了拱手,說道:“陛下,平陽公主前兩日身體不適,臣想再為她瞧瞧……”

    陳皇面色淡漠,說道:“平陽公主身體不適,朕自會安排太醫為她診治,尚書省事務繁忙,你管好自己分內的事情就行了……”

    唐寧抬起頭,陳皇的視線也望過來,兩人的目光對視,陳皇的眼神漠然,不帶有一絲感情,唐寧眼神深邃,亦是看不出任何情緒。

    兩人目光交匯,都沒有開口,但無論是唐寧還是陳皇,都很清楚,自今日起,向來都沒有過任何矛盾的君臣之間,已經出現了一道深深的,難以填平的溝壑。

    良久,陳皇的視線從他身上移開,沉聲道:“下去吧。”

    唐寧躬了躬身,平靜道:“臣,告退……”

收入水平不到自城市平均水平的一半,給所在城市抹黑了!(在YouTube的新聞,資本主義經濟學家說,全世界霸道不到10%的人占據著90%的財富,刨去這部分,看平均值,你可以挺起胸膛,這種制造階級矛盾,破壞社會和諧的言論難怪會被封端口)
還不起30年的房貸,我改去租房,在房租的壓力下,我一直用唯心主義樂觀精神支持著不去見馬克思。   
不少開防盜章的作者,自爆倒霉事,如果是假的那是時候不到,如果是真的,那就是開防盜缺德沒人品,詛罵人太多了。
好多挨噴的寫手抱怨請訂閱后再噴,其實他們也知道那是別有用心的寫手小號噴的,就是借機求訂閱開延時假章節。很多開延時假章節的寫手為什么不防了,要么是專心文筆,訂閱高了。要么就那么多人訂,不專心提高文筆,沒意思了沒訂閱撲了。
一覺醒來。日上三竿。有日。有上,有小三,還有和諧版的干,簡直是成語中的戰斗語!

TOP

返回列表
河北麻将 注册彩票网址送彩彩金 辽宁快乐12走势图百度 新时时360票 上海快三一天有多少期 恒大线上娱乐 东方6十1历史开奖号码 广西快乐十分杀号 快乐十分app是真的吗 网站赌博输赢如何控制 体彩22选5开奖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