河北麻将
返回列表 發帖

[都市言情瘋狂] 大醫凌然 第842章 禮下于人 志鳥村





啃書│啃書網│啃書閣│啃書論壇│瘋狂中文│瘋狂中文網│瘋狂中文網論壇www.bpgun.tw 瘋狂書庫www.fkzww.com
大醫凌然  第842章 禮下于人  志鳥村

《大醫凌然》 圖文版連載網址(書閣書庫)----點擊閱讀

《大醫凌然》 全文字版連載網址(瘋狂中文書庫)----點擊閱讀

842.png

  任麒學的很認真。

  每天早上,他都跟著住院醫們巡游病房,做些力所能及而又必須做的小事,比如寫入院病志,寫出院病志,粘化驗單,和其他外科會診,和其他內科會診,查文獻幫余媛寫論文……

  充實的堅強的活到中午以后,若是沒有急診手術的話,任麒們就可以松一口氣,稍微吃點令人滿足并有足夠能量熬到晚上的午餐,然后按照設定好的順序,依次進入手術室,再開始充實的下午,幫張安民主刀的手術扶腹腔鏡,給呂文斌主刀的手術扶顯微鏡,給馬硯麟主刀的手術抬腿……

  只有運氣好的情況下,任麒才能排到凌然的手術,大部分時間,他也只能跟著看看罷了。

  一場手術的助手人數是有限的,即使凌然每天做著一個科室的手術量,大家依舊要為一助二助的位置而爭取。

  任麒作為進修醫生,最方便的地方也就是能夠近距離的看手術,混個臉熟以后,還能提問,其他時間,凌然的助手依舊以馬呂張為主。

  即使如此,這依舊是任麒難得的機會。

  他已經是資深主治了,這趟回去以后,就要全副武裝的為副主任醫師的競聘而努力了。等到成為了副主任醫師,再想像是現在這樣,離開醫院幾個月的時間,全身心的投入到技術提高中,可以說是機會渺茫。

  甚至有機會,他也不一定再會出來了。

  縣醫院里的競爭比云醫這樣的醫院,又有額外的殘酷之處,經常是一個蘿卜一個坑的局面。任麒在爭取副主任醫師的坑位以后,就要為治療組的坑位競爭,接著可能就要面對主任的接班……

  在此期間,離開幾個月的時間,很可能就要落后競爭對手一大截了。而這種落后,可能是提高一兩成的技術,都不能彌補的。

  用很多年輕人的話來說,任麒這樣的醫生,過的就是一眼望得到頭的生活,然而,想要走到頭,能夠走得到頭的醫生,依舊是鳳毛麟角。

  任麒深知如此,因此格外的努力。

  凌晨四點鐘起床,到晚上八九點鐘下班的日程,任麒都堅持了下來。反正就是回宿舍就睡覺,一分一秒都不浪費。

  如此堅持了四五天時間,任麒竟然已經有些習慣了這樣的作息。

  現如今,他可以在凌晨四點鐘,肆無忌憚的喊醒病人并抽他的血,也可以在早晨6點鐘抱著豬蹄邊啃邊看跟腱修補術,還可以在下午空閑的時間,幫余媛醫生一起在急診取異物……

  任麒覺得自己應當是適應了云醫急診中心了,然后,他就聽到了新的安排:

  “明天早點上班吧的,多做幾臺手術。”凌然在最后一臺手術將完成的時候,做出了決定。

  “那我通知手術科。具體幾點鐘?”左慈典并不看其他人,也不會去問其他人的意見。因為其他人的意見無足輕重。

  凌然想想,道:“我們提前一個半小時,2點鐘開始手術,參與手術的醫生提前過來,不參與手術的醫生,分撥來上班。”

  “要持續好幾天嗎?”左慈典問。

  “恩,我準備做完急診中心的手術,再去普外看手術。”凌然依舊是每天看普外單主任的單孔腹腔鏡的手術。自己學技術是不能跟系統送的比較的,不能一蹴而就,就只能每天走水磨工夫,時間長了,凌然又覺得有些浪費時間。

  單泉的手術都是從9點鐘開始的,偶爾還有10點鐘的時候,他每周兩到三個手術日,每天做三臺左右的手術,要說起來,他做手術的時間,除了早上的兩三個小時,剩下的還正巧是凌然不做手術的時間。

  左慈典聽著凌然的命令,瞬間就理解了:“這樣一來,如果每天早上提前一點做手術,急診中心本身的手術也就不受影響了。”

  “沒錯。”凌然滿意的點點頭。

  “那我把手術安排妥,早上盡量做肝切除之類的手術,等到8點鐘左右,就安排膝關節鏡之類的的手術,這樣正好也可以把手術室給岔開。”左慈典很自然的給了一個方略。

  凌然再次認可。

  任麒已是聽的呆住了,腦海中只余一句話:那不叫早晨,那是凌晨。凌晨!

  然而,進修醫生的想法,從來都是無足輕重的。

  從第二天開始,凌然就嗑著藥,恢復了急診中心的手術量,而在他看單泉手術的時間,其他醫生倒是能夠休息一會,但有追求的,其實也不會真的跑去休息了。

  單主任也漸漸習慣了凌然的到來。

  尤其是早上的時間,哪怕是不遲到了,他看著凌然也有莫名的心虛。

  “凌然你這個氣勢,是真的練出來了,比老霍都有過之而無不及了。”單泉給自己找著借口。反正他是普外的主任醫師,調戲一下急診中心是無所謂的。

  凌然只淡淡的看單泉一眼,連回答都欠奉。

  “哎呀,你這樣子,給人就感覺不好說話了。”單主任和凌然比較熟悉了,說話也就隨意起來。

  凌然依舊淡然,看看單主任,道:“我本來就不好說話。”

  “嘿,你還知道。”單主任的情緒被調動起來,瞬間進入到了聊天狀態:“不過我覺得吧,你這個好學態度,還是值得表揚的……”

  叮鈴鈴。

  手術室里掛在墻上的座機,忽然響了起來,打斷了單主任積累而來的情緒。

  眾人皆是面色一整。

  手術室里的電話響起來,肯定不會是為了聊天的。

  “喂?”巡回護士先接了起來,應了兩聲,就拿到了單主任身邊,道:“主任的。”

  “拿過來。”單主任聳了一下肩膀,示意護士將話筒貼到他的耳邊,并問:”主任,我正在做手術。”

  “嗯,凌然是不是在你那里?”普外大主任的聲音很有穿透力。

  單主任遲疑了一下,看眼凌然:“是在我這里沒錯。”

  “怎么樣,和凌然熟悉了嗎?”

  “有點吧。”

  “嗯……你一會做完手術,看能不能把凌然帶過來,我給他介紹個病人。”普外大主任的音調平常,聽不出情緒來。

  單主任卻是一聽就聽明白了,這是禮下于人啊。

  單主任不由看了凌然一眼,卻是沒有多話的應承道:“沒問題,我一會帶他過去。”

  “態度好一點啊。”普外大主任補充了一句,再掛掉電話。

  

謝分享

TOP

TOP

返回列表
河北麻将 羽毛球即时比分查询 罗马尼亚足球超级联赛 江苏时时票结果 重庆时时论坛 福建31选7奖金计算 四川快乐12预测 足球球探网 特马资料微信群 甘肃快三计划网页版 两期计划阶梯式倍投法